OUR NEWS

严防「毒液」感染,捷视飞通为北京疾控中心打造疾控安全网

《毒液》是近期火起来的漫威英雄电影。从表面上来看,它主要讲述了记者布洛克潜入实验室调查生命基金会人体试验丑闻时,被不明来历的“毒液”意外感染,导致了一系列出乎意料的“事故”,个人的正常生活也被弄得面目全非。在电影中,被拟人化的“毒液”似乎还会卖萌、惹人发笑,但现实中的“传染性病毒”却只有“毒液”凶残的一面,它们感染宿主后,只会打乱宿主的正常生活,严重时不仅威胁宿主生命,甚至危害社会, 2002年的SARS事件便是如此。



正常来说,对于危害公共安全的“毒液”,重在快速反应、紧急处置。作为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的重要机构,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以下统称“北京疾控中心”)承担着祖国心脏区域的传染性疾病防控、疫情报告与信息管理、重大社会活动的公共卫生保障及其它非常规事件应急防控等重要任务,更需要争分夺秒。

 

捷视飞通建设的可视化应急指挥调度系统,为北京疾控中心提供监控接入、实时双向视音频通讯、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远程指挥调度及其它多媒体视讯应用,形成以北京疾控指挥中心为核心,并通过MESH自组网链路和卫星混合链路混合通讯方式,为后端指挥人员(含现场/异地指挥员、专家、上级等)和一线工作人员之间快速搭建起通信网络,组织统筹各方力量,进行日常防疫防灾工作及其它疫情应急处理,从而实现全方位、全天候、全时效地守护北京。


 

MESH组网+卫星通信

 

疫情突然发生时,借着快速传播、容易扩散的特点,极有可能对生产、生活,甚至公众安全造成严重危害,根据我国疫情分类分级应急处理机制,对于人畜危害严重的疫病,除了快速上报,还要快速组织扑灭。

捷视飞通为北京疾控中心建设的可视化应急指挥调度系统,通过采用MESH无线网络节点设备,可以随时随地快速搭建前指系统,并以此获取一线防疫人员的位置、轨迹及现场环境等;同时配合卫星通信方式,向后端疾控指挥中心(含异地人员)快速回传信息,推动精准指挥。另外,MESH节点设备既能单人背负使用,也可以利用三脚架落地架设使用,它安装部署简单,插上电源就能工作,同时灵活性和机动性都很强,不依赖公用通讯基站,可以大幅提升疾控应急通信能力。


 

移动单兵

 

前端人员是疾控应急处置的最终执行单位,最贴近一线,也最关键。在本系统中,前端人员可以通过无人机、单兵等移动终端进行拍录传工作,向指挥中心提交报警信息,接收指挥中心派发的任务。同时,支持各移动终端之间进行双向视频和音频通讯、集群和编组,提高前端人员的协同能力。

 

视频录播和存储

 

疾控是一项牵扯面广、与群众联系也很密切的的综合性社会管理工作,因此该可视化应急指挥调度系统提供录播功能,能自动上传前端人员拍摄、录制的视频、音频、图像资料,保存在磁盘阵列服务器端,实现全过程可追溯。同时,也利于北京疾控中心相关研究工作。

 

“毒液”(如传染性疾病等)的传播往往突然、来势汹汹、且容易集中爆发,处置稍慢就可能造成大范围的感染,造成严重的社会危机。因此,疾控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作,捷视飞通为北京疾控中心打造的疾控安全网,通过信息化技术保障指挥调度、信息传输及资料储存的时效性和安全性。


TAGS:捷视飞通移动可视化指挥毒液北京疾控